9 塌方(1 / 2)

故事时间太久远,章珏有些忘了他当初是什么反应。

如果是之前,他大概会是十分嫌弃的走开,把这些都当成是胡话。

但是自从来了三浦村,章珏居然开始做噩梦了。

他从小睡眠质量就出奇得好,就算高中那会儿最累的时候,也是倒头就睡,连梦都不怎么做,几乎算是一闭眼一睁开,一觉就过去了。

起初只是当做水土不服没有休息好,他没有当一回事。

然而噩梦越来越频繁,只是午间打个盹的功夫,他也能够梦到不寻常的事情。

梦境多是些重复的内容,他经常梦到他以一种灵魂出窍升天,奇特的视角打量自己。

梦里和现实中一样,他不是在说话,就是在干活,或者又是独自一人睡觉。全都是白天的时候发生过的场景。

只不过除了记忆中的人,现场还有一个看不见正脸的男子,永远只是站在章珏的背后一言不发地盯着他。

盯得他内心毛毛的,有些怀疑是否白日身后真的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

即使是从梦境中醒来,那股被人从阴暗角落偷窥的凝视感,依旧如影随行挥之不去。

让章珏都开始疑神疑鬼起来。

“啪!”

章珏打了自己一个巴掌摸着火辣辣的脸颊,艰难地吞咽口水。

有些疼。

说明他这回不是在做梦。

‘陈工’断骨的脚踝拖在地上,划出道道凌乱曲折的血线,而红色的脚印,更是到处都是,而断喉处的伤口也因为动作的撕扯,汩汩向下淌着鲜血。

当踩到血泊之中的时候,即使没有触及到皮肤,那种黏腻阴湿的触感也能传达到头皮,让人后脑勺一阵发麻。

章珏只是看着地上脚印,就脸色发青有种泛呕的感觉。

他关闭闪光灯,吐着气小心翼翼将背脊贴在墙面上,只有拽着胸口的衣服,才可以生出些许安全感。

章珏嘴唇动了动,暗骂道,这样吊着人,还不如做噩梦。

和鬼共处,让他又想起夏念说的那个故事里,鬼怪化身为好友相伴在夏念左右,并且陪他走完了全程。

这点让章珏松了口气,起码说明鬼打墙里遇到的鬼,如果不主动招惹或许并不会对人产生威胁。

章珏将目光移到了走廊两边的教室,看准机会,趁其不备一个人闪身躲进教室,动作之快并没有让‘陈工’察觉。

他观察着门外一遍又一遍在走廊重复游荡的‘陈工’,一直在埋头朝前走路,并没有发现身后少了一个人,按下紧张的心立即将门上的锁栓落下。

不信鬼神,章珏还是看过电影的,夜里阴气重那些小鬼才会乘机跑出来,等到白天太阳出来,什么牛鬼蛇神都消失不见。

躲起来,挨到珏提供任何信息,他不知道现在的时间到底是什么时候,只能通过身体的疲惫感推断,或许过了有一两个小时。

教室的窗户蒙上了一层灰,他试过从打开的窗缝里丢东西出去,然而并未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仿佛声响被看不见的黑洞吞噬。

只有微弱的月光洒在地面上。

不到一墙之隔的距离,仿佛横亘了一道天堑,将他和外面的世界彻底隔开。

章珏在教室里搜了一圈,在角落找到一根扫帚,拆下手握部分的长柄,在手里掂量着重量。

虽然是中空,到底材质用的铁质地坚硬分量又轻,要真是‘陈工’暴起想要袭击他,用这击打最合适不过。

章珏抱着铁棍蹲在窗户下,阴冷的月光照射在他脚边,一时之间竟有些分不清楚这到底是现实还是虚幻。

他感到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短促而又迅速。

很快,又振动了一次。

章珏掏出手机,他这下确定,不是蹲久了腿发麻的错觉。

——没有信号的手机收到了两条消息。

“小玉,你还好嘛?”

“我突然看不见你,让我好担心。”

熟悉的黑色头像,一下子唤醒了他的记忆,竟然是之前梦里出现的怪人!

他连忙将聊天记录往上翻,原本在手机里搜索不到的记录,就好像是解除了某种禁制,现今从头到尾地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与陌生人的聊天对话,停止在了那张让他心慌的图片上。

是他!

章珏意识到,那个一直出现在他梦里,总是似有若无地窥视他隐私的人是这个家伙。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还沾染上了这个小鬼?

平日里不出现,倒是撞邪的时候也一起冒出头来吓唬他。

眼见软件上方一直显示网络状态有误,章珏不死心,又尝试着向其他人发送消息和打电话,依旧是提示消息异常。

只有那怪人的消息单方面地不断发送过来。

黑色头像似是关切章珏的安危,“小玉,不要害怕,你乖乖待在这里,我马上就过来找你!”

章珏心情微妙,他的命这么值钱?一个鬼不够,又来一个的话那还要怎么对付?

这种鬼话他也不可能真的相信,谅谁也不敢把身家性命托付在鬼神的身上。

他直接把手机扔出去,这个时候怎么来找他,别不是从屏幕里将头钻出来。

正在这时候,走廊内的‘陈工’已经察觉到章珏消失,发疯了似的呼唤他的名字。

他当然没有傻到应声,握紧了铁棍,捏了一把大腿让自己清醒过来。

‘陈工’在走廊内找不到人,很快便将搜寻的注意力转向教室,他从东边开始,一间一间地砸门。

推得开的教室门,他会在进去后肆意踢翻桌椅,踹开书柜门,一丝不苟地检查每一个角落。

“章珏——章珏!你在里面嘛?”

“还是躲在这里?”

“晚上一个人太危险,不要玩了,跟我回去吧。”

教室的铁门砸得“哐哐”作响,发现打不开,恼怒地踹门,拽着门把手剧烈摇晃。

几番无果,他喉咙嘶哑着破口大骂,转而用拳头捶打窗户破窗而入。

锋利的玻璃碎片刺入皮肉,随着他的爬行不断剜着他的肉骨,血液澎涌而出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是‘陈工’却没有发出半分疼痛的哀嚎。

他扭曲手臂,压缩身量从玻璃破裂的缝隙内钻入。

这么一间间教室寻过来,不出五分钟,‘陈工’就要走到章珏的藏匿处。

他闭上眼睛,想了会儿,决定冲出去赌一把。

趁‘陈工’进入教室翻箱倒柜的时候,往前进入走廊西侧的循环点,绕到东边‘陈工’的背后,躲进一年一班。

就赌‘陈工’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查珏从前门探出脑袋。

斜侧方的视角里,一个血肉模糊几乎看不清楚身形的鬼影,正趴在窗户上跨出一条腿往里头爬。

它的衣服上挂满了碎肉沫,手掌心里扎着玻璃渣,身体几乎失去了大半的血量,原本凸起的肚子现在看扁了许多,像是少了大半个人。

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走廊,那个鬼影一边爬,嘴里还在一遍低声地哄叫着:“章珏……章珏!”

看到这一幕,他的心理防线差点都要崩溃,要不是咬住舌尖,他真怕自己控制不住地尖叫。

待鬼影跌入教室,章珏手脚并用的从前门跑出来。

却不曾想,在这阴森寂寥的走廊中,只是一点声音都会被无限放大,奔跑的

最新小说: 宇智波鼬中心短篇h 蚕食 [总攻]恶毒炮灰,爆火虫族 和糙汉萧逸的性福生活 【HP同人】霍格沃茨轶事 穿成末世文配角 邪神也拒绝不了女仆装【无限流】 鬼攻(高h) 【总攻】塔尔塔洛斯战纪 扮演胆小却作死的小美人[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