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校园小说 > 想自由 > 四十九、仿佛厮杀般纠缠至极的吻让她快要失去呼吸

四十九、仿佛厮杀般纠缠至极的吻让她快要失去呼吸(1 / 2)

电话很快挂断了。

她心一紧,马上找出了夏利安的地址,驱车赶了过去。

夏利安的家住得离公司不远,在她赶到楼下的时候,就看到浓烟从一户人家的窗户滚滚而出。

……浓烟中的火光,让她下意识吞咽了一下。

冲到那栋楼前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女人踉跄跑了出来。

看清楚那个人是夏利安的时候,她瞬间舒了口气。

“利安!你感觉怎么样?!”

夏利安脸上布满了擦伤,粗喘着气道:“我……我没事,我妈妈,昏过去了……”

云焰书这才发现她还搀扶着一个闭着眼的苍白女人。

救护车很快赶到了,她跟着坐了上去,一起到了医院。

夏利安的母亲被送入了急救室,而夏利安因为轻微骨折也需要住院。

听医生说母亲的情况不算太糟时,坐在病床上的她重重地靠了下去。

云焰书谢过医护,对女孩道:“你好好休息,不用担心工作,等完全好了再说。”

“谢谢你,焰书……没有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她疲惫地看着她,有些疑惑地,“你也不问我,这大火,是怎么回事吗?”

“……”

空气沉默一会。

她听她再次开了口。

“我妈妈她,去年刚出院。那时候,我说不清是高兴,还是难过,因为我很怕,她会把我的生活搞得一团糟。”

“我总是和自己说,‘她是你妈啊’。每次这样说了,就会觉得舒服一些,但是,看到她把我所有的书本撕碎,把所有玻璃都砸了的时候,我还是会发疯……”

云焰书微张着唇,看着女孩微微歪着头,慢慢说着。

“有时候,我会想,她是有多恨我啊……”布满污迹的脸上,浮现淡淡的笑,“恨到发了疯了,都不放过我……”

发着怔,听着她讲完这段话。

很难形容心中的感受。

好像曾经坍塌过的那堵墙,又重新哆嗦着站立,再缓缓塌下。

好像那场摧毁了一切的大火,又再熊熊燃起,在已经麻木的她的面前耀武扬威。

狞笑着,叫嚣着——

“云焰书!你还在怕不是吗。”

没开口追问大火因何而起,也不怀疑女孩对母亲的爱或者恨。

……所有的悲剧,都是相似的内核。

所以,她只是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缓缓弯下了背脊,压抑地抽泣着。

夏利安很快就睡着了。

她靠坐在病床边,也小憩了一会,直到被手机吵醒。

是孙茗的消息——

“商务那边联系的几个投资商今天下午会过来,你准备好了吗?”

她抹了一把脸。

窗外的朝霞已经灿烂。

看了一会病床上的女孩,她出门打了个电话。

“喂?晴若,你今天有空吗?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到达公司的时候,周遭有种奇怪的氛围。

……她能感觉到员工看向她的眼神有些不一样。

到办公室,将该准备的材料整理了一下。夏利安不在,这阵子得自己扛一下细枝末节的事情了。

离例行会议只有五分钟了。

快步走到会议室门口,推门进去。

看到里面站着的人时,她愣在了原地。

——还是熟悉的西装,无可挑剔的身材,可以震住任何一个陌生场面的气场。

同一个瞬间,权至柔也看向了她。

在看到在座的同事看向权至柔的眼神时,云焰书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来晚了一步。

孙茗看起来也是刚到,站在一旁面露尴尬,似乎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好巧,云总正好来了,”傲然的女人先开了口,“不好意思,因为实在是合作心切,我来早了些,但和贵司的交流比我想象的更加顺利,真的很荣幸。”

就当云焰书要开口时,孙茗将她拉到一边,语气带点埋怨:“你怎么回事?!昨天不是和joe才吃了饭吗,怎么不告诉我她就是权至柔啊,杀得我措手不及!”

“我忘记了……抱歉,”她抚了一下额头,余光里还映着那个人意气风发的身影,低叹,“……再说,告不告诉你,也没有什么区别。”

“什么……?”

孙茗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她转过身,对那个不速之客道:“权总大概有什么误会,之前我们的洽谈结果是,您和我们的理念有冲突,所以对您的投资,我们还会进一步商榷。”

“是这样吗?”女人轻轻挑眉,“我想有误会的应该是云总吧,我对焰影的经营团队非常有信心,何况有你这样前英城精英的带领,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啊。”

“……”

嘴角抽动着。

周遭的目光投射而来。

商务总监开口道:“焰书,我不清楚你和joe有过什么分歧,不过刚刚她已经做了简单的说明,就从我们部门的角度来看,我觉得joe的投资能力和意向是无可挑剔的,退一万步讲……如果你想拒绝一个有资质的投资商,也应该经过我们的一致同意吧?”

……简单,无可挑剔?

这个人一向都是势在必得,没有什么所谓的,漫不经心的“简单”的准备!

在看到她松动的眼神时,权至柔微微仰起了下巴。

是她最不想看到的她的模样。

她捏着拳,不露痕迹地深呼吸,勾唇道:“好,公平透明起见,这周我们开会决议。”

话音刚落,对方就向她走了过来。

在她的耳边,落下一句话:“那就太好了,等决议的结果出来了,请云总亲自通知我一声。”

“……”

“我真的很期待。”

“……”

在投资人出门后,内部会议正式开始了。

全程走神不知道几次,孙茗无奈地推她,让她保持清醒。

结束后,她迅速拿起材料准备回办公室。

孙茗想了想还是问道:“焰书,至柔是真的想投资吗?”

“我不知道。就是因为不知道,才会拒绝她,”她只觉得头痛,“可是其他人,明显已经倾向她了。”

“那个……你们以前的事,还没翻页吧?”孙茗挠挠头,“要不,你们再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

边说着,边打开办公室的门,却见对话里的主角就端正站在里面。

孙茗瞳孔地震,赶紧道:“你们聊!我去忙了!”

身后的门关上时,云焰书额上的青筋跳了跳。

看着对方自如的神情,嗤笑:“你还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让我提醒你,这里的老板是我,不是你。”

“没有钱的老板,算是什么老板呢?”女人看着桌上“总经理”的铭牌,修长的指尖拂过“焰书”二字,“早听说英城的云焰书和英城的老板有旧账,以此要挟巨额资金来自立门户,现在又想摆脱老东家的阴影,找到新金主重新开始……”

……嘴角紧绷着,呼吸开始局促。

女人似乎很满意她的反应,继续道:“但是世界上的事,哪有都这么如意的呢?举家移了民,还结了婚,离‘人生赢家’就差一个‘事业有成’了。但是自立门户,也没想象的这么简单,对吧?”

最新小说: [陆小凤同人] 用生命在卖痴 [咒回同人] 伏黑家溺爱日常 [综漫] 天与暴君是神女 [咒回同人] 在高专讨饭的日子 [海贼王] 草帽航海团的财务总监 [综漫] 伟大航路恋爱中 婚后逐橙 穿成恶毒女配,她把将军撩红了脸 [HP同人] 七叶树下的爱情 有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