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校园小说 > [女/攻]Enigma大小姐 > 童养媳主动骑开b/Eigma易感期C进Beta直肠

童养媳主动骑开b/Eigma易感期C进Beta直肠(1 / 2)

好热

欧式大床上,躺在床上的少女面色酡红,eniga特有的信息素不受控制的外溢,她光滑洁白的额头上布满晶莹汗珠,几缕湿黏的栗色长发贴在脸颊,青涩的脸上布满情欲。

原来这就是eniga的易感期。

沈珂感觉她整个人都要被烧化了,犬齿发痒,后颈腺体硬的发疼,炽热的血都集中在身下,纯白睡裙胡乱堆在小腹,堪比凶器的鸡巴一柱擎天,囊袋沉甸甸的坠着,精眼冒出一股股清液,顺着偾张的青筋滑落到鸡巴根部。

林羽濮坐到大小姐的身上,摸到鸡巴时他指尖,几乎被阴茎炽热的温度灼伤

“快点坐上来,我好热。”

沈珂捏着他的屁股催他,林羽濮早就被刚才的指奸插软了身子,少女又把他的屁股当成玩物似的狠狠揉弄,弄得林羽濮屁股一阵酸麻。

他不敢让大小姐停下来,只好边被玩屁股边抬起腰,水淋淋的肉穴对准阴茎,像他小时候练习过无数次那样一寸寸吞吃肉棒

鹅蛋大的龟头缓缓破开后穴,穴口被撑的几近透明,连肛口的嫩肉都被一齐怼了进去,林羽濮只感觉穴里又涨又撑,烫的他小腹发紧,甬道里的嫩肉本能地咬住龟头,又想吃这滚烫热硬的大东西,又受不了地收缩着想把它顶出去。

鸡巴刚插进后穴地时候沈珂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满脑子都是“男人的逼怎么可以这么好插”、“他好软,里面好滑”、“卧槽我之前怎么没早点操男人”

龟头充分享受着后穴的美好,可后穴的几次吞吐下来沈珂的鸡巴被夹的有点疼,坐在她身上的男人也停了动作,红唇微张舌尖半吐,双手撑在两侧,腰早已无力地塌了下去

“啪——”

沈珂在林羽濮的肥屁股上重重地抽了一巴掌,她再也忍不住了,eniga与生俱来的掌控欲让她咬上beta的后颈,同时紧实有力腰腹狠狠向上一挺

“啊啊啊啊啊————”

鸡巴粗暴的捅进肉穴,几乎把beta的处子穴插个对穿,男beta一双美目微微翻白,还没缓过气来就被第一次开荤的少女按着腰一顿乱戳,嘴里只能发出含含糊糊的呜咽。

沈珂操逼操的毫无技巧可言,压着男人大开大合的肏逼,长期受调教的穴里又湿又紧,尤其当她肏到穴眼再往里挺腰的时候,小小的穴眼对着她的马眼紧紧嘬吸都快把她的魂吸出来了,那块的肉壁又紧又厚,沈珂挺着鸡巴用龟头在肉壁上换着角度的戳,直到穴眼邀请似的张开一道小缝。

沈珂按着林羽濮的腿根想把剩在外面的一大截鸡巴粗暴的往里送,反复几次下来,那道小缝却始终打不开。

林羽濮第一次做爱就被这么大的鸡巴操到穴眼,整个人早就失了力气躺在床上,绷紧了小腹承受一阵阵的操弄,趁着身上的少女停了动作,他正喘着粗气忙着适应,便听她家小姐有些失落又有些撒娇的说道:

“羽濮哥,我都操不进你的结肠口,生殖腔不是在结肠口里面吗,我还想和你要小宝宝呢,你把穴松一松,我操到最里面给你通通身子,以后咱们生小宝宝好不好?”

听见这句话,林羽濮整个人像熟透的虾子,连刚软下去的乳尖都又勃起了。他在这个家里受冷落多年,大小姐对他眼不见心不见,只是轻飘飘的甩下一句命令后就当他是透明人,有时候他故意带着吸奶器在大小姐面前吸奶揉奶,她也当没看见。

但现在

林羽濮看着大小姐的脸,她面目含情,一双猫儿似的眼微微上挑,瞳孔里全都是他,少女微微俯身,温柔的含住了他的大奶头吮吸,亲吻过他每一寸乳肉,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他穴里的鸡巴又热又硬,刚刚大小姐操他的时候囊袋拍在他的屁股上,他都不敢想象里面有多少精液

大小姐还是第一次发情他虽然是beta,但要想度过易感期大小姐会在他的生殖腔里成结吧

eniga的鸡巴超乎常人,龟头更是堪比普通alpha的两倍,刚刚大小姐突然操进来的时候他疼的腰腹腿根一片痉挛,如果eniga要在发育不良的beta生殖腔里成结,那种疼痛几乎是无法想象的

但是

他等了这么多年,大小姐终于愿意碰他了,还说想和他要宝宝他他得打开生殖腔让大小姐把精液灌进去呀

“好麻烦大小姐给羽濮通通穴”

他羞涩的摸上沈珂的发丝,挺着一对大奶子把奶头又往少女口中送几分,另一只手捏着被冷落的奶头,不断揉搓着自己紧闭的乳孔。

沈珂一点就透,微烫的指尖按住美男的大奶头当即用力地揉了起来,男人一对大奶一边被她吮吸着,一边被她扣弄着细嫩乳孔,当另一边的乳孔被强制撑开时,林羽濮口中泄出一声无意识的呻吟,沈珂抬头去看,只见男人一双美目早已意乱情迷,挺着一对骚奶往她手里送,被含在穴里的鸡巴头上突然被浇了一股热液

沈珂微微一笑,架起美男的长腿,摁着人家的腿根挺腰整根操了进去,还在高潮痉挛中的肉逼被迫吞下庞然巨物,结肠口在男人的哭叫中被无情的侵犯,火热的龟头不容置疑的顶开那道小缝,借着高潮肠液的润滑打开了男人的身体,窄小的结肠口被撑的几乎失去弹性,严丝合缝的交合处一滴清液都喷不出来,全被大鸡巴锁在了美男的肚子里

林羽濮眼尾湿漉漉的,细腰抬起又绷紧,最后无力的瘫软下去,随着交合处“啪啪啪啪”的拍打声一颤一颤,未生育过的肚皮被鸡巴顶起一个鼓包,他揪着耳边的软枕,生理性泪水源源不断滴落,打湿软枕一角。

太涨了又是重重的一顶,龟头紧贴着生殖腔擦过,林羽濮呜咽着抬起屁股想躲,可腿还被少女紧紧握着,大小姐一个挺身就把他的力气磨尽,滑腻臀肉被死死按进少女胯间,穴口被子孙袋重重的拍打,整根鸡巴的力度几乎都压在了紧闭生殖腔上,把腔口都压得凹陷。

“啊啊啊啊啊啊————”

林羽濮修长双腿一通乱蹬,双腿颤巍巍地想并拢腿根,但又被少女强行摁住分开,奶子涨的像颗水球,被少女一顿狂揉乱搓,直把他揉的浪喘不断

“大小姐啊啊啊啊求求你慢点轻点不要了生殖腔好痛轻点通穴啊啊啊啊————”

回应他的是狂风骤雨般的数百下粗暴抽插,交合处的粘液被拍打到泛白拉丝,男人的穴眼被生生艹肿了,鸡巴每次抽插都会把内壁的嫩肉勾出来,艳红的肠肉被冷空气刺激到,下一秒又被少女有力的挺腰尽数肏入——

“啊————————呜呜呜呜”

鸡巴在男人的体内插到一个难以置信的深度,有什么东西被凿开了,男人哭的厉害,呜咽声无疑是eniga易感期最好的助燃剂,本来只被龟头强迫撑开一个小口的生殖腔此刻被施加了更大的力气。

沈珂只觉得越插那个小口男人屁股里流的水就越多,生殖腔口的褶皱夹住她的精眼狠狠吮吸,腔里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喷水,她抱着林羽濮的身子往鸡巴上狠狠一贯——

男人身体里孕育生命的小口被粗暴操开,beta窄小的生殖腔艰难的吞吃着eniga的巨物,被吞进去的龟头像是操进了一个温暖的水袋,轻轻一搅那里就咕叽咕叽的冒着水,可生理上的差距让可怜的beta无论如何都含不进整个eniga的龟头,被撑到极限的生殖腔卡在龟头的棱角上,就这样被不知情的少女卡着生殖腔又操了数百下。

“哈啊大小姐不行了生殖腔要破了肚子好涨呜呜呜”

然而沉浸在性事中的少女完全没听见他的求救,紧紧抱着男人软糯的

最新小说: 宇智波鼬中心短篇h 蚕食 [总攻]恶毒炮灰,爆火虫族 和糙汉萧逸的性福生活 【HP同人】霍格沃茨轶事 穿成末世文配角 邪神也拒绝不了女仆装【无限流】 鬼攻(高h) 【总攻】塔尔塔洛斯战纪 扮演胆小却作死的小美人[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