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校园小说 > [女/攻]Enigma大小姐 > 输Y管捆绑/清冷Ala跌下神坛/病房开b/哭着叫妻主

输Y管捆绑/清冷Ala跌下神坛/病房开b/哭着叫妻主(1 / 2)

病房里的晚香玉变得缠绵且诱惑,都是成年人,陆蔚然清楚的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甜蜜的花香不过是个诱惑alpha发情的粗劣伪装。

后颈腺体开始发烫,情欲在身体中蒸腾,陆蔚然忍不住像个oga似的喘息,但他还不想屈服。

“董事长联邦不允许alpha成为下位者我会帮您找个高等级的oga”

alpha清俊的脸上布满潮红,湿润的蓝眸依旧清醒。

eniga居高临下的审视着alpha,她双手托腮,认认真真的咀嚼着alpha的话。

一道刺耳的机械音在病房内响起,可下一秒监视器却砰地一声陡然炸裂。

eniga抬头巡视四周,再没感应到任何传感仪器后她冲着alpha甜甜一笑,“你继续说呀,我继续听。”

eniga慢条斯理的扒下alpha的西服、衬衫,动作精心到像是在拆开自己精贵细嫩的玩具。

他的腿可真长,屁股又圆又白,胸的形状都锻炼的那么好,奶头还是粉色的。少女揉了一把alpha战栗的奶子,拖着拼尽全力挣扎的alpha上了床。

“你好漂亮。”少女真心实意的夸赞,然后抽走alpha的皮带,脱下男人的西裤。

与陆蔚然的外表相一致,他的内裤是保守冷淡的白色棉质内裤。已经被eniga信息素催化发情的alpha下体微抬,隔着布料吐出几口清液。

沈珂对那东西不感兴趣,水蛇一样的手指探进内裤,按了按那个从未被使用过、也本不该被使用干涩洞穴。

“董事长!”陆蔚然屈辱至极,alpha的后穴被硬生生塞进一个指节时他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好疼

eniga的瞳孔还涣散着,与平时大相径庭的动作和语言表示沈珂还没从失控中醒来,只不过失控的对象变成了他。

陆蔚然不在乎alpha的贞洁,可他在乎自己的前程和事业。

小时候他家也算是附属星数一数二的家庭,可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家赔光了家产,从此灰溜溜的搬去了偏远星。

那时候他才十岁,每天放学后都要拣垃圾攒学费。

吃能量块住平房的日子一直持续到18岁,那天他收到了首都第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来他毕业成功进入了联邦矿业,以低阶alpha的身份从小职员艰难晋升到董秘他才刚刚在首都星安定下来。

对于eniga来说,无论今天发生什么都只是一次失控而已,可以一笔勾销,可他不行。如果他真的和董事长发生了肉体关系,那董事长还能以对待下属的方式平等的对待他吗?他还能继续坐在董秘的位置上吗?他是个alpha,不是可以娶回家的oga。

棉质内裤被轻易的撕离,eniga满足的摸了摸男人丰满挺巧的屁股,随后坐直身体有条不紊的解着自己的扣子。

当赤裸的eniga压下来时,少女微凉的皮肤贴上他的腰身,陆蔚然被冰的微微一颤,有什么硬挺的东西抵在了他的胯间,陆蔚然低头去看,被那堪称凶器的东西吓得眼前发昏。

少女掰开他的臀肉,对着干涩的洞口就要扶鸡巴往里顶,他本人在上半身失去禁锢的那一刻瞬间给了eniga一拳。

可真正进入发情期的eniga强悍无比,即使陆蔚然用了九成力气eniga也只是微微偏头,揉揉脸之后自顾自的把他抱了起来。

——没有别的办法了。

在被迫贴近eniga腺体的那一刻,陆蔚然张口狠狠地咬了下去,果然eniga疼的无力顾他,捂着一瞬间血流如注的后颈愤怒地哀嚎。

陆蔚然快速奔向病房右手边隐蔽的柜子,不出意料找到了几支标着eniga专用的强效抑制剂,听见身后eniga的脚步声,他攥着抑制剂想给少女注射,可这次eniga没给他留反抗的余地,扭着手腕把他压在了地上。

eniga后颈伤口迅速愈合直至皮肤光洁如新,少女此时已经没了享受礼物的愉悦心情,她半身披着鲜红的血,扯了一旁的输液管把男人的身体紧紧绑住,穿过胸和屁股时输液管紧紧勒入皮肤,锻炼良好的胸肌被勒的充血鼓起,失去臀肉庇护的干涩小穴再也无法闭合。

alpha以一个极为屈辱的姿势跪趴在地上,嫩红色的穴被捅进一根手指,肠道只是条件反射的收缩了一下,少女的眉立刻皱了起来。

“谁让你动的?”

“啪————”

面团似的白屁股被扇的发抖,陆蔚然闭口不言,少女被他的反应惹得更恼,铺天盖地的“啪啪”抽打声响彻整个病房。

陆蔚然疼的下体发麻,他能一直忍受疼痛,可下一秒穴口传来的湿润触感让他头皮发麻,控制不住的大叫:“放开我!不要舔!!沈珂!!放开我!!”

alpha的身体要被晚香玉泡透了,茉莉的味道开始变质,在少女的不懈舔弄和信息素催发下,alpha干涩的甬道变得湿润柔软,虽然比起男性oga的穴这张嘴还太过窄小,但已经能容纳eniga的小半个龟头。

肉穴被鸡巴砸的凹陷下去,eniga的性器强硬的凿开了这口干涩泉眼。

强烈的异物感让陆蔚然挣扎着想逃,却被拽着身上的透明捆绑拉了回来,身后的鸡巴不由分说的一柱到底淹没在alpha的身体里。

陆蔚然整个人几乎被劈成两半,后穴一阵阵撕裂的痛。他很久没哭过了,漫长的不应期过后,他忽然发现眼前模糊一片,一颗颗生理泪水砸在镜片上,水雾模糊了视线。

他被体内的紫红色鸡巴烫的直哆嗦,在身后少女粗暴的抽插中喉咙不受控制的溢出几声破碎呻吟。

eniga对alpha叫的不满意,但几次全根没入又全根拔出后肠道给了她最直白的回应,那不够湿却足够紧致的软肉贴着鸡巴嗦弄,紧绷的束缚感从鸡巴直冲头顶。

alpha没挨过第二十下就被肏出了精,晃荡在下身的鸡巴吐出黏糊糊的一团,eniga的鸡巴被他吞的越来越深,肠道深处的穴芯夹得少女舒服到喘息。

陆蔚然被扯着头发拽起来和少女接吻,eniga灵活的唇舌舔弄着他的唇角,形状较好的唇在性事和亲吻中逐渐染上血色。

本来陆蔚然只当承受这场单方面的性虐,可在酸疼和饱胀中他却逐渐找到了快感,身后大力的抽插把他整个身体撞得不断前倾,肉体交合声响彻病房的每一处。

清脆的皮肉拍打声开始变得粘腻,少女把鸡巴整根抽出,扶着他的肩换了个姿势,

“你出水了。”

eniga捻起深红穴口外的一丝白浊,笑吟吟地抹在了alpha清俊的脸上。

她俯身怼着合不拢的穴口全根没入,alpha扶着她的肩艰难承受,像脱水的鱼一样挣扎几下便安静下来,肉茎抽送的越发顺畅,肠液淅淅沥沥的浇在龟头,性器陷在密密实实的肠道里,肠肉被带着青筋的性器不断往里推。

“啊啊————!”

eniga在alpha的哭泣中挤进了结肠口,alpha天生穴腔短,eniga边感受着小肠的火热边向上顶,藏在肠道深处本应退化殆尽的小口居然被她肏开了,来不及合拢的生殖腔无助的敞着,被eniga贯穿了身体最深处。

陆蔚然脑子涨得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咬着红润的下唇死死忍住下身的痛胀与快感,这才在被侵犯生殖腔时守住了自己那可怜的自尊心。

最新小说: [陆小凤同人] 用生命在卖痴 [咒回同人] 伏黑家溺爱日常 [综漫] 天与暴君是神女 [咒回同人] 在高专讨饭的日子 [海贼王] 草帽航海团的财务总监 [综漫] 伟大航路恋爱中 婚后逐橙 穿成恶毒女配,她把将军撩红了脸 [HP同人] 七叶树下的爱情 有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