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踩S(1 / 2)

那是一款类似萨摩耶的白色犬耳犬尾外观。

虚拟外观的好处是可以直接改变人物外形,还可以将特定外观连接感官反应器。比如这套犬耳犬尾,穿戴起来后,人物原本的耳朵会被头顶两侧的犬耳替代,尾巴则与尾椎相连,就像原本就长在身上一样。穿戴者可以自行控制这些新器官。耳朵可以竖起来,可以耷拉,可以转动;尾巴可以打着卷堆在屁股上,可以垂下去,当然也可以不同频率摇动。穿戴者的情绪较为强烈时,耳朵和尾巴也会自行作出相应反应。

如果今夕何年和时越签订了家园里的主奴契约,那么身为奴隶的时越的服装外观可以由自己穿脱,也可以由身为主人的今夕何年穿脱。

他们之间没有契约,那么今夕何年只能选择把犬耳犬尾外观以交易给他,不过,还有另外一个方式——

【您的好友今夕何年想要为您穿戴犬态03外观。同意?拒绝?】

系统提示以声音和个人视野中半透明但清晰的文字出现,时越一个指头都不用动,只需要默念“同意”或者“拒绝”就可以作出选择。

那套外观时越在商城看到过,还考虑过是不是买一套玩玩,没想到今夕何年先买了。他惊喜地选择了同意,并感谢今夕何年:“谢谢主人!我之前也看了这个,本来还在纠结白色好还是浅棕色好。”

“当然是白色适合你。”

时越在捏人时,外貌声音都跟真实的自己不一样,但瘦削的身材和偏白的肤色倒是差不多的。

今夕何年为他把外观穿戴上。耳朵和尾巴接入他的虚拟形象反应系统,他本人的意识和情绪都会使这两个器官作出相应反应。当今夕何年抚摸他的尾巴根时,甚至会给他带来快感。

“分腿坐地上。”今夕何年命令道。

时越慢慢坐下来。尽管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伤痕累累的屁股和大腿根受到压力仍然令他疼得“嘶”了一声,尾巴也跟着竖了起来。

等他把腿尽可能大地分开,阴囊就被挤压在了地板上,阴茎则翘着在流水。

今夕何年站在他面前,先给他打开锁精环,随后,休闲皮鞋拨动几下那根昂扬硬胀的阴茎,把它踩在了地板上。

一开始时越还只是觉得兴奋。他垂眼看着皮鞋碾压搓动自己的阴茎,像搓动一个玩具,生理心理上都亢奋起来。然而施加在上面的压力越来越大,几乎把它踩得变形。疼痛由钝重到剧烈,胯下这个器官仿佛要被碾爆。他“啊啊啊”地叫起来,眼睛惊惶地盯着今夕何年的鞋子。背在身后的手松动了,本能地想抱住今夕何年的腿。

“手放回去。”今夕何年语调平平,听不出情绪。时越战战兢兢把手放回背后,凭着毅力抓着手肘,保持手臂交叠。

今夕何年的脚抬起了一点,压力骤然减小。但时越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那脚一下子又踩下去。

“啊——”

时越满身是汗。胯下疼得发麻。

那只脚又开始搓动、抬起、轻蹭、摩擦……

他的阴茎在一只鞋子的蹂躏下不由自主地痛苦、萎靡、兴奋……和之前由他主动去蹭不一样,这次他没有任何控制权,阴茎被碾在地上,在地毯的柔软和鞋底坚硬纹路的夹击下受尽折磨。

他不是第一次被踩阴茎,但以前只是被不轻不重地随意踩几下,疼痛远不及兴奋多。这一次是彻底成了今夕何年鞋底的玩物,轻重不由他,痛或快也不由他。每当他觉得无法多承受一秒钟,却又在最后关头感觉到安抚的揉搓、色情的撩拨。

他连腿根都在颤抖,抽筋似的停都停不下来。

兴奋渐渐占据了主要感受。他不知道是身体为了自我保护开始分泌内啡肽还是自己已经习惯了那种痛苦,或是强烈的物化感引发了颅内高潮,他的叫声变成奇怪的调子,拉长、变细、挑高……又垂落、低沉、沙哑……

“主人,我……射……想射……”血液奔流,快感被痛感和内心异样的感受推高,急切地想要一个出口。

“射吧。”允许的两个字语调还是没什么起伏,甚至带点漫不经心的慵懒,却反而加强了刺激。时越脑海中炸开白光,被踩得发红、满是鞋底纹路印子的阴茎也跟着喷发了。

今夕何年往后坐到沙发上,翘起腿。刚才踩过时越阴茎的那只脚翘着,等时越缓过来了自己爬过去舔干净。

舔鞋子,甚至是鞋底这种事,最初那几次时越是有点抗拒的,但他很快就能接受了。或许因为他觉得线上的虚拟世界比较容易接受这种行为,又或许因为他本身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排斥——接受度调查表里这项他填了偏低的分数。

此时,他双手小心地捧着今夕何年的鞋子,侧着脸认认真真清理沾了精液的鞋底,虔诚又乖顺。而屁股后边的小狗尾巴打着卷,在轻轻摇晃。

软嫩的舌头舔过坚硬的鞋底,把自己喷射的腥膻精液一一舔掉,咽下,确认再也没有残留了,时越才重新跪好,把手背在身后,抬头说:“清理干净了,主人。”

“耳朵和尾巴都很适合你,”今夕何年一边说一边揉他的耳朵。他没特意控制,但尾巴摇得更欢了。

“看看这个。”今夕何年又从物品栏调出一个东西——一个柔软厚实的狗窝——放在门边,接着又拿出来一个铁笼子,摆在靠墙的角落。

时越眼睛亮了:“主人,那是买给我的吗?”

“难道我还有别的狗吗?”

“好喜欢!谢谢主人!”

“找时间把你当狗养几天。”

“好!”

“很晚了,准备下线休息吧。”

时越期期艾艾地问:“主人……您……您想用用我吗?”他眼睛看着今夕何年的裆部。虽然今夕何年穿的是休闲装,但仍然能看出来,裆部明显鼓起了一大团。

四个月来,今夕何年只用过他的嘴,一共两次,都没射精。与其说是使用他,不如说只是当做调教的一部分。但时越每次都能看出来他是有反应的。

时越问完,又觉得不好意思,红着脸抿住了唇。

今夕何年沉默了一下,张开腿,伸手扣住他后脑,把他的脸按在自己胯间。时越的鼻子、嘴巴压在隔着裤子鼓鼓囊囊的性器上,呼吸艰难又急促。

仅仅是一层布料之隔,里边器官越发硬热。

但今夕何年只把时越的脑袋压在那儿不到一分钟,就抓着发根扯开了。

“主人?”时越还乖乖背着手,不解地叫了一声。

今夕何年松开手,先把锁精环重新给他扣上,然后站起来:“太晚了,过来,到笼子里下线。”

他打开笼门,站在旁边等着时越爬过去。

时越愣了一下。他告诉过今夕何年,他今明两天休息。如果锁在笼子里下线,那他下次上线还是被锁在笼子里,等于说今夕何年不上线的话,他哪儿也去不了,什么也做不了。

他想,今夕何年是不乐意让他自己单独上线玩吗?可对方最初是说过他不在线的时候自己可以随意的。之前询问对方是否不允许他踩地图逛风景,得到的回答也是允许的呀。

脑子里想得多,其实也只是一下子的时间。他也只犹豫了那么一瞬间,就爬过去了。

笼子不大,只够时越在里边趴着,或者蜷缩着身体躺着。他费劲地转过身,就看到今夕何年已经把笼门上了锁。

今夕何年在笼子外蹲下来,说:“明天你如果上线想去踩地图,就给我发消息,我给你解锁。”

“好的,主人。”时越心情有点复杂。

最新小说: [陆小凤同人] 用生命在卖痴 [咒回同人] 伏黑家溺爱日常 [综漫] 天与暴君是神女 [咒回同人] 在高专讨饭的日子 [海贼王] 草帽航海团的财务总监 [综漫] 伟大航路恋爱中 婚后逐橙 穿成恶毒女配,她把将军撩红了脸 [HP同人] 七叶树下的爱情 有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