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校园小说 > 林家三女 > 林元兮被带走(下)(剧情 )

林元兮被带走(下)(剧情 )(1 / 2)

风芷宫中,林柯一袭白色长衫坐在书案前,翻看军中送来的信件。

自从在高筑国君面前展示了自己的军事才能之后,多疑的君王对他这个外来人员多番试探,最后还是在秦芷的一力作保之下,才获得了带兵的资格。

其实高筑国君看出来自己的女儿对林柯有意,这次允许他出兵攻打大齐,也是意在试试他的能力。

秦芷拖着长长的裙摆走到林柯面前,红色的衣袖扬起盖住了他手中的书信。

“郎君在看什么,这么专注?”

林柯有些无奈地抬头看向她,她额间金灿灿的花钿耀眼夺目,如同眼前的这个女子一般,总是喜欢在他做正事的时候过来撩拨他,扰动他的心神。

“左不过是一些军中之事。”

林柯从她的袖子下抽出信纸,继续读上面的字,却被秦芷揽住脖子扑倒在软榻上。

秦芷不满地嘟着嘴,伸手夺过他手中的东西,随手丢在一边。

“你都好几日不陪我了,天天埋首于这些事情里,知不知道再美的花朵都是要需要浇灌才能永葆鲜艳的。”

林柯搂着她的腰,有些哭笑不得,“公主……”

秦芷凑上前舔了一下他的唇,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跟我父王提亲?”

林柯看向一旁的书案,目光有一丝躲闪,“公主身份尊贵,臣若没有功名在身恐辱没了公主,还是等……”

“等什么!”秦芷蛮横地打断了他的话,“本公主才不在乎你有没有什么功名,我只想日日与你厮守在一处。”

林柯为她正了正发间的宝石簪子,温柔开口:“臣也是这般想的。”

“公主,公主!”门外传来了婢女的声音。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秦芷有些气恼地起身,林柯的衣服已经被她扒开了大半,露出了微微泛红的身躯,这么好的机会眼下却被人打断了。

婢女隔着门不敢进来,急急地开口:“军中递来消息,让林公子快去军营一趟,说是大齐那边来人了。”

林柯闻声已经将半褪的衣服整理好,他行至门前一把将门推开,定了定神问道:“来的是什么人?”

婢女身边站了一个年纪很轻的小兵,显然是来送信的。

“回林将军,来的是位女子,说是您的姐姐。”

林柯手指紧紧握住门框,尽量稳住身形不让自己失态,他吩咐小兵在外等候,他换身衣服马上就来。

秦芷是知道林柯姐姐的事情的,闻言也没做阻拦,说自己也要陪着过去。

林柯这次却一反常态地拦下了她,将衣箱里的衣服全部翻了出来,最后选了一个浅蓝色的儒衫,又系了同色系的发带,俨然一副读书人的装扮。

秦芷心中疑惑,自打她见到林柯以来,很少见他穿这种宽袍大袖的衣服,他为了行事方便多穿窄袖,学那些武将以利落为主。今日怎得这般反常?

林柯没有注意到秦芷探究的神情,对着镜子前后照了好几遍,确定没有丝毫不妥之后,便匆匆出了风芷宫。

林元兮坐立不安地喝着茶,她带来的人大多被拦在了外面,现在只有墨竹和瑞雪跟在她身侧。

她再一次将目光望向门外的时候,却看见了那个她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少年的眉眼似是张开了,穿着他从前最爱的广袖长衫,仿佛是刚从太学里归来一样。

“阿姐!”

林柯激动地奔进来,一把将林元兮抱进怀里,死死地咬住牙冠,涨红了眼睛,却未让一滴泪落下来。

瑞雪也是许久不见林柯,少年抽高了身形,相较从前壮硕了些许,样貌更加出众了,这要是在京都,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小娘子。

“二公子。”她行了一礼,唤了从前府上的称呼。

墨竹抱着胸冷哼了一声,缘着魏瑾的事情对林柯没什么好印象,说了句自己先在外面候着就转身出了门。

林柯现在比林元兮高上许多,抱着她的时候已经需要微微弯下身子了。他现在觉得仿佛是做梦一般,他日思夜想的阿姐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他不敢松一松手,害怕这一切不过是幻梦一场。

林元兮推了推林柯,发现推不动,就任由他抱着。看他如今的样子便知道他的病确实好得差不多了,从前单薄的脊背现在多了许多成年男子该有的肌肉线条。

她轻轻地拍了拍他,“清回,你松开我,我快喘不上气来了。”

林柯如梦初醒,连忙松了手,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林元兮。他小心翼翼地开口:“阿姐是怎么逃出来的?”

林元兮顺了顺气,坐回了椅子。“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跑到高筑的,又为何要向大齐发兵?”

“那魏昭囚禁了阿姐,以我一人之力如何能与他抗衡?”他定定地看向林元兮,“我想救阿姐!所以我逃到了高筑,我对那高筑的公主曾有救命之恩,经她引荐我得到了高筑国君的青睐。”

他松散了神色,气定神闲地坐在了林元兮的旁边,继续解释:“那高筑国缺乏带兵领将之人,不然以高筑的国力也不会一直安于一隅,我稍加利诱那国君就动了心。况且我已是大齐的逃犯,他也不担心我会做出不利于高筑之事。”

林元兮神情错愕,自己被魏昭囚禁,他是打哪里听来的?

“你听谁说的我被囚禁一事?”

“阿姐在信中虽然言说自己在魏府一切安好,但是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他顿了顿,“就像是从前在林府,你因为我也忍了主院那边的好多委屈。”

林元兮直觉林柯是误会了,连忙解释:“魏昭对我真的很好,替我赎了身,还筹谋为我恢复良民的身份。当初我跟了他确实有你的原因,但是后来他对我百般照顾,我早已……”

“阿姐!”林柯打断了她,“他当初是不是强占了你!”

林元兮沉默了,当初自己一个教坊司的官奴,身份摆在那,也没有什么强占不强占的。只是最初的那些情事,自己却也不是完全的心甘情愿。

“我如今已是高筑的大将军了,你不必再委屈自己,我可以护你周全。那魏昭对你再好又能怎样,你如今无名无分地跟着他,他日后难道还能为了你不娶妻吗?当时候你又该如何自处?”

林元兮摸了摸胸前的玉石,坚定了内心,“他说他会娶我。”

林柯轻笑,面上闪过一丝伤怀,“阿姐也太天真了些,这些世家子弟的话如何能作数。他如今不过是看中阿姐的姿色,便是什么甜言蜜语都说得出,日后等他到了需要成家的时候,难道还会为了一个罪臣之女违抗父母之命吗?”

林元兮被他问住了,是啊,自己和魏昭两情相悦,可是他的父母族人会同意吗?她相信魏昭对自己的真情,可是真情亦无法排除万难。难道她要让他陷入两难的境地?

“阿姐,你跟我走,我来保护你,我定然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伤害。”

林元兮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跟你走。魏昭对我一片真心,就算日后为了家族不得不舍了我,我也不能现在就退缩。”

“阿姐!”

“清回,你先听我说完。魏小将军因着你的事情已经被牵连入狱,魏昭不仅没有迁怒于你,反而给了你一个机会让我先来劝你,你不要犯糊涂。”

林柯愣了一下,“魏瑾他……”

林元兮点了点头,“我听说你在北境时他对你颇为照顾。”

林柯想起和魏瑾相处的时日,有些怅然,“是我对不起他……可是阿姐,从前主院那位曾假借你手羞辱

最新小说: 宇智波鼬中心短篇h 蚕食 [总攻]恶毒炮灰,爆火虫族 和糙汉萧逸的性福生活 【HP同人】霍格沃茨轶事 穿成末世文配角 邪神也拒绝不了女仆装【无限流】 鬼攻(高h) 【总攻】塔尔塔洛斯战纪 扮演胆小却作死的小美人[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