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旖旎的梦(1 / 1)

06旖旎的梦

突然上涨的进度值让裴应没来由心慌了一阵,但庆幸的是,接下来的几天,他都没和秦洲碰过面,这让他难得平静下来,可以认真思考应对进度值的事。

“裴应,你怎么了?”同桌突然出声叫醒了正在发呆的裴应。

“嗯?”裴应迷茫地看向他。

同桌挠了挠脸,有点不好意思地凑近他低声道,“你是不是痔疮犯了啊,我看你坐立不安的一直在动。”

裴应嘴巴张了张,过了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是的……”

他低下头,耳朵尖却微微发烫,“前几天不小心摔了一跤,摔到屁股了,有点疼……”

顶着同桌不相信的目光,裴应抿了抿唇,没再做答复。

他垂眼看着书本,心思却飘到了别处。

前几天他刚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大腿后的肌肉和屁股都有点涨涨地,他当时没有注意,洗澡的时候这种肿胀变得愈发明显,他对着镜子艰难地照了一下,竟然发现屁股上红了一片。

摸上去有些痛感,但没有出血也没有淤青,没过几天,连那点痛感都消散了。

但时间长了,却有另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来,洗澡的时候只要不小心碰到屁股,就会瞬间产生一种麻意。

很细微的,像是被电流打过,倏忽袭来,让人猝不及防。

裴应既羞耻又无助地看着自己的屁股,鬼使神差地又上手摸了一下,温热的掌心覆盖上去。

明明都是自己的身体,大脑却像是将这两种触感割裂开,一边是紧致柔软,一边是酥麻炽热。

裴应几乎是惊惧般甩开了自己的手。

那一瞬间涌上来的情绪,有惶恐有无措,还有隐而不发的渴求。

很奇怪。

心里有个声音在蛊惑他——抚摸它,揉捏它,欺凌它。

心脏跳的很快,脑海中很快的划过一个模糊的画面,圆润挺翘的臀瓣被人毫不留情的拍打,响亮的肉声伴随着哀哀戚戚的呜咽声,还有谁压抑又阴沉的质问。

——你犯了错怎么还有脸哭?

裴应不知道这突如其来占据脑海的画面是从何而来,下一秒,他惊疑不定地看着自己身下颤巍巍立起来的性器,不可思议地愣在那里。

……

那场澡在一个特别狼狈的情况下匆匆收尾,也是自那以后,不管何时何地,裴应总能感到从屁股上传来的那种若有若无的痛意和麻痒,入骨之蛆似得,徘徊不散。

裴应原本以为这种现象很快就会消散,但是在某个暖洋洋甚至是燥热的午后,变得愈发的不可收场。

他竟然在梦里幻想到自己趴在一个人腿上,撅着屁股让那人打。

空荡荡的下半身高高撅起,在被那人拍打时浑身发颤,屁股都快扭出花了,嘴里在颤巍巍地求饶,心里却可耻的冒出一些隐秘的快感。

好想要……再多一点……

他被吓醒了。

然后就看到自己潮湿的裤裆。

他第一次在午睡后洗澡,微凉的水冲下来的时候,他浑身都打了个战,他无比羞耻地站在水下,看着自己高高翘起的地方,挣扎了很久后,缓缓握住。

裴应感到万分羞耻。

这是不应该的,那种肮脏的邪恶的念头,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梦境里?都说梦境是潜意识的化身,难道自己的内心竟然在渴望着被人光着屁股按在那里挨打?

裴应黑了脸,连着喝了几天清心下火的凉茶。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夜深人静的时候,心里总是有一种隐秘的念头蠢蠢欲动。

……

梦里的人好似有些生气,巴掌不停落在臀上,时轻时重,间或有几下扇在敏感的腿根,让裴应呜咽地发出猫似的叫声。

比腿根更敏感的地方蹭着男人略显粗糙的裤子,偶尔摩擦着裤链,冰凉的触感让他一个激灵,瑟缩着将手探下去。

手腕被炙热的手掌抓住了,低沉的声音问他,“干什么?”

“难、难受……”他听到自己软的不像话的声音,像是在撒娇,又像是在埋怨。

“不许自己动。”那个声音又冷又沉,命令他,“再动我就走了。”

裴应吓了一跳,“别、别走……”

他收回手乖乖似趴下去,落在屁股上的巴掌仍旧没停,臀肉变得麻木起来,身下的欲望愈发膨胀,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呜咽出声。

屁股蹭着男人扭来扭去,最后被男人拉起来,双腿分开坐在他腿上。

男人冷嗤一声,滚烫的指尖狎昵似得碰了碰正在流水的肉柱。

“谁家乖小孩在挨打的时候,这里会硬起来?”

他毫不留情的斥责,裴应委屈的直哭,“是、是你弄的……”

青涩稚嫩的肉柱晃了晃,汁水沾湿了那人的衣角。

……

裴应面红耳赤的醒过来。

窗外漆黑一片,屋子里安静地只能听到他急促的喘息。

他腾得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薄薄的被子遮掩不住什么,在胯下撑起一小片浅浅的凸起。

裴应羞耻的捂住了脸。

夜深人静,床单摩擦着发出浅浅的声响,裴应半张脸都埋进了枕头里,薄被被乱踢的双脚掀开,黏腻的水声倾泻而出。

睡裤不见踪迹,内裤已经褪到了腿根,纤细的指节收拢着,握着那根青涩的性器上下撸动。

他像是不得要领,只会笨拙地上下撸动,急切的手法握的生疼,但仍旧能带给他异样的快感。

如果有灯光,一定能照见他通红的全身,湿热的额头以及被欲望熏蒸到汗湿迷离的双眼。

他难耐地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呻吟,脖颈上的筋脉浅浅的印出来,让他像条干涸的鱼,连呼吸都是奢侈。

呼吸越来越急促,白净的胸膛上出了一层薄薄的汗,被子早已不知落到何处,只有那双纤细的脚在床单上挣扎着,脚骨突出,用尽全力。

快感不断积累,就在快要喷发的极限,房门却突然被敲响了。

“叩叩——”

裴应浑身僵直,浑身血液都在往下涌去,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射了出来。

“唔……”

一声闷哼从嘴边倾泻而出,却在下一秒被裴应死死捂住。

门外的人沉默了一下,“……还没睡么?”

裴应心跳得极快,瞪着房门一句话都不敢说。

他没有出声,门外的人也没有离开。

过了很久,门外的人才幽幽道,“我想为上次的事向你道歉,能把门打开么?”

最新小说: 宇智波鼬中心短篇h 蚕食 [总攻]恶毒炮灰,爆火虫族 和糙汉萧逸的性福生活 【HP同人】霍格沃茨轶事 穿成末世文配角 邪神也拒绝不了女仆装【无限流】 鬼攻(高h) 【总攻】塔尔塔洛斯战纪 扮演胆小却作死的小美人[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