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德斯喂N骑乘lay(1 / 1)

3/

力量是其本源的奖励,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血脉从恶魔的巢穴中诞生,仇恨的种子已经埋下。

————

前几天产下的蛋已经孵化,蒙德斯有些神情复杂地看着在襁褓里躺着的白毛婴儿,只有背后的翼手比较像自己,甚至还是蓝色的,跟他还真像……斯巴达的血脉真是强悍。抱着孩子去维吉尔身边给他看。

“看啊,维吉尔,这是你的孩子。”

这段时间一直在寻找逃脱的办法,但暂时没有头绪,维吉尔看到蒙德斯怀里的婴儿顿时心里咯噔一下,银白色的头发与自己一模一样,同样的蔚蓝眼瞳更是死死揪住了心脏,只觉得心口一阵刺痛,咬着牙瞪向蒙德斯,随后扭开脑袋拒绝再看。

“拿走,我不想看。”

“你吓到孩子了。”

并不在意他的态度,蒙德斯安抚起怀里开始哭泣的孩子,年幼的半魔人血脉似乎是感知到父亲对自己的冷漠态度,一直啼哭没有停下的迹象。

“拥有人类的血脉半魔竟然也会对自己的孩子如此无情?我还以为只有低等恶魔会任由自己的血脉自生自灭呢。罢了,反正我们也不会互相认同的不是吗?还是做点双方都快乐的事情吧。”

拒绝再看他怀里的婴儿,但血脉的连接还是让自己心中对他有异样的情感,这是非常让人感到不适的一点,就在这时听到对方提起快乐的事情,维吉尔顿时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在魔力的禁锢中下意识的想要后退。

“你要做什么?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不会让你得逞的。”

把孩子塞进维吉尔怀里,蒙德斯轻车熟路地随手套弄了几下他的阴茎,看着挺立起来的性器轻笑两声调侃道。

“看来你已经很熟练了?”

抗拒的抱着婴儿,维吉尔本想把他丢到一边,但诡异的血脉连接让自己没有这么做,而是不知所措的抱着,性器在蒙德斯的手中诚实的昂扬起来,充血到非常狰狞的尺寸。

“不……别碰我!”

已经习惯了维吉尔的抗拒,对他的抗议充耳不闻,因为孩子的缘故维吉尔挣扎幅度更小,满意地点点头,贪吃的下身又一次如以往一般包裹着性器,阴道食髓知味的缠绕上去,一层层的褶皱蠕动起来舔舐着柱身,凹凸不平的内壁裹紧阴茎慢慢吞进更深的地方。

“你说,这个孩子,该叫什么好呢?”

被人吞吃下去时难耐的呻吟出声,手中抱着孩子也不好松手,维吉尔恼怒的把哭闹的婴儿往蒙德斯怀里一塞,抬起腰顶进深处,熟练的再一次找到了敏感点戳上去,作为一种报复的心态主动顶弄,对待蒙德斯的态度更加恶劣。

“关我什么事。”

“饿了吗,小家伙?呼……轻点。”

注意到啼哭的孩子并没有停下,似乎哭闹的更加大声了,想起孩子在出生后并没有进食,蒙德斯推测他大概率是饿了,于是勉强稳住自己身体,抱着孩子开始喂养。

“叫尼禄怎么样?他的蛋壳是黑色的。”

没有管对方的自言自语,更不打算去追究蛋壳颜色和孩子取名的关联,维吉尔故意进攻敏感点,戳上去碾压撞击,甚至将宫颈口撞到变形,猛然顶入宫口又突然想起来什么,意识到这样有可能会让对方得到更多的子嗣后立刻将性器拔了出来,不仅发出啵的一声还将宫口拉扯到变形。被吮吸的酥麻感和维吉尔顶弄敏感点的快感一起,蒙德斯这次的高潮来得格外快。

“不错嘛……这次很自觉。”

“随你的便,我不会认他的。”维吉尔冷着脸说道。

“怎么了,担心我再生一个?”蒙德斯被宫口被拉扯的感觉爽得翻白眼,“我还在哺乳期,没那么快的,你大可放心。”

另一边没人照顾的乳房渗出奶水,蒙德斯把维吉尔拽起来按在胸口,掐着他的下巴掰开紧贴在溢出乳汁的乳尖上。

“想尝尝看吗?这可是你的杰作。”

被拽在胸口扭头拒绝他的哺乳,但乳汁的奶香已经在脸颊旁边散开,连呼吸都是他的味道,维吉尔忍住含住的欲望咽下唾沫,这个姿势又压迫阴茎进入到更深的地方,龟头轻而易举的从宫口顶进去半个头。

“我没有在跟你商量,你觉得你有选择的权利吗?”

强硬地把维吉尔的脸按得更近,蒙德斯借助重力再次把性器吃进宫腔里,在维吉尔头顶嗤笑低语,毫不掩饰自己舒爽的呻吟。

脸颊被强制性的贴过去,维吉尔极不情愿的被迫张口吃下乳尖,甚至报复性的咬他一口,当然得到的则是迸射了满嘴的乳汁,来不及吐出就已经咽入食道,被呛的咳嗽几声,身下被宫颈口咬的极紧,快感让自己屈辱的被榨出精液,浇灌在这个刚生育过的宫腔内。

“乖孩子,你付出精液自然该得到报酬,要好好吃下去。”蒙德斯抚摸维吉尔的后脑,露出假惺惺的温和,但是手上不容反抗的力道暴露了一切。

维吉尔松口吐出蒙德斯的乳头,大口喘息着缓过高潮的余韵,也顾不上啼哭不止的婴儿,绝望的闭上眼睛在余韵中粗喘着气。

最新小说: 离玄风月(无双大蛇同人/刘备受/all备/高H) 【名柯总攻】走肾后发现黄油不对劲 跟死对头上演AV扮演游戏 【总攻/催眠】一气之下开了修改器开启新世界 【丐唐】别再打你那个b竞技场了 小绿茶 细说二三事 金丝雀圈养指南 霪荡美人杏爱合集【双性大奶】 女畜养殖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