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校园小说 > > [响哨]不对等

[响哨]不对等(1 / 3)

毕业后,冥就见过龙骨两次。

一次在他哥的婚礼上。

一次在他哥的葬礼上。

战场上有伤亡再正常不过,但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如果克瑞里家的大少爷真的死在战场上,早叫那些黢黑丑陋的虫子吃的一干二净了,他的结合哨兵也不会被召回。

这大概是克瑞最憋屈的一次星际旅行了。他的尸体被密封在空的物资仓里,搭载着一搜最小型的飞船回到家。船舱就几平米小,放了物资仓后空间更显局促。为了节省资源,灯也没开。黑暗里坐着不少人,血液的腥味裹挟着伤口溃烂染发出的臭味,占据了一方空间,这对哨兵来说,称得上灾难。

龙骨只是发呆一样坐在那,脸上倒是看不出几分死了伴侣的悲伤。

克瑞里家族是被古老生物保佑的家族,实际上,从冥的外公这一代开始,这个古老又爱端着贵族臭架子的家族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克瑞确实惊才艳艳,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克瑞·克瑞里,以姓冠名,克瑞里之光。

强大的精神力让克瑞稳坐继承克瑞里家族,但如果…

“舅父确定此刻是讨论这种事的好时机吗?”送走各怀鬼胎的一群人后,克瑞的灵堂总算冷清下来。老克瑞里并无其他子嗣,那些旁支的年轻人终归不是自家人,这会子他倒是打起冥的主意了。

可笑至极,克瑞尸骨未寒,这群吸血的蛭虫眼看从他身上捞不到任何好处后,干脆把主意打到了冥身上。

克瑞里家族现在每况日下,还有其他后来居上的家族虎视眈眈,而内部旁支的小辈,不是能力不行不堪重用,就是野心勃勃意图取主家而代之,如此情况下,这个无依无靠的外甥成了最好的选择。

老克瑞里被呛,脸色红红白白,但很快又调整好,“我们可以把克瑞碰上首席向导的位置,也可以把你捧上去。你想好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冥置若罔闻,自顾自地整理克瑞棺椁上被弄乱的白色绸带和纸花。

瞧啊克瑞,葬礼上人来人往,只有我对你真情实意——

真情实意地高兴你的死亡。

冥内心的恶意几乎压制不住,近乎恶毒地揣测:若是克瑞的灵魂真如传说中那样会在头七归来,看到这副场景该如何愤怒。

大概是在自家儿子灵堂前说出这般无异于背叛的话语让老克瑞里良心不安,在他几乎都要站不住离开时,冥才开口,“好啊,我一直很崇拜表哥,要是有舅父撑腰的话,再好不过了。”

老克瑞里送了一口气,“你可是我亲外甥,都是自家人。”

冥对克瑞里家族以及首席向导的位置并不在乎,但是他需要一个权限很高,做事不会被人问东问西的职位来为龙骨做些什么。

一般来说,在向导和哨兵因结合热而进行永久结合后,无论两人之间是否有感情基础,双方都会因精神链接而对彼此产生无法抑制的爱恋。克瑞是百年难得一见的s级天才向导,冥不敢肯定他是否真的对龙骨有情,但于结合关系中偏弱一方的龙骨来说,怕是无法抵抗这种生理本能。

地下·隔离室

“他现在情况怎么样?”冥站在监控屏幕前,轻声问身旁一直观察着龙骨情况的研究人员。“他…很不好。刚刚又精神暴走,打了带有镇定的舒缓剂才又昏睡。”

意料之中的答案。“关掉监视器吧,我进去看看他。”

龙骨睡得很不安稳,失去结合向导的痛苦几乎将他整个人都摧毁,他的精神图景正在崩塌,未能及时处理的垃圾信息占领他精神图景的高地。

冥不知道如何安扶他,“塔”没教向导们如何安抚失去向导的哨兵,哨响比例极度不均,失去向导的哨兵往往意味着已成废人。

冥试着像从前一样为龙骨做精神梳理,在他的精神力还未能触到龙骨的精神图景外围时就被另一股更强大的精神力打回。这股精神力极其蛮横地把外来者驱逐。冥匆忙从龙骨的精神图景退出,被高阶精神力猝不及防攻击,他的精神海也一片混乱,但龙骨的反应比他更严重。留在他精神图景里那缕属于克瑞的精神力只起到警示陌生向导的作用,而龙骨正处于无比渴望结合向导的境地,这缕精神力根本毫无作用,只能加剧龙骨的痛苦。

好不容易睡着的人再次被惊醒,说醒也不恰当,他看上去并无任何自主意识,连续多日休息不好导致他一双眼布满红血丝,因痛苦咬紧牙关,整个人看起来狼狈极了。

属于哨兵的精神力在房间内横冲直撞,房间内的探测器发出啸鸣,很快几个穿白大褂的人手持针筒闯了进来,几个人合伙按住发狂的龙骨,再次将舒缓药剂打入龙骨的手臂。冥也被请了出去。

气氛有些沉重,冥这些天在忙着处理葬礼的事,这算是他第一亲眼见到龙骨失控的样子。从别人口中听到远没有亲眼见到来的震惊。

“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实际上,有一个。”说话的人打扮的有些奇特,额头上三指宽的金色抹额在灯光闪闪发光,虽然穿着白色大褂,但总给人不正经的感觉。没等冥回答,他自顾自继续说下去。

“我研究了塔内所有类似案例,只找到三起哨响关系中失去向导后哨兵接受治疗的案子,”瑶停顿了下,“你也别抱太大期望,三例中只有一例成功了,而且那个哨兵是b级,他死去的向导是c级,给他治疗的向导是b。”

这好像是废话,冥皱了皱眉,想开口。

“你等我说完!我这几天刚好联系上那个向导,知道了点‘内部消息’,塔之前研究过失去配偶的哨向该如何治疗,后来不了了之,其实当时塔内有一种药剂,注射进病人的体内可以短暂抑制哨向能力,也就是削弱精神力,再配合增强药剂。“

瑶没继续说下去,但冥很快就理解他的意思,这其中风险不言而喻,更何况冥只是a级向导,正常情况下a级向导压制s级哨兵或许不是问题,可克瑞是s级向导,但冥好不容易看到一丝希望,他自然愿意冒这个险。

”复刻药剂要花些时间,这几天你可以再试着接触一下龙骨的精神图景,让他尽快熟悉你。“瑶拍了拍冥肩膀,转身离去。

冥和龙骨曾经亲密无间,可那也只是曾经。冥试探着和龙骨亲近,在舒缓剂的作用下,龙骨也偶尔能维持清醒。没有向导替他维系五感,即便是在这个专门为他打造的房间里,龙骨还是不可避免地产生一系列应激反应。他好像认出来冥是谁,但是痛到爆炸的脑袋让他无暇去细想。偶尔他的精神体会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看上去很是烦躁,一旦发现有人接近,就警惕地拱起腰守在龙骨身边。

冥还没见过这样警惕多疑的龙骨,像绷紧的弦,又像被逼入穷途的野兽,不能再受一点打击。

“首席,要调用违禁药品必须先向塔申请”

冥没理身后跟着的脏辫,快步穿过长廊,向隔离室走去。

脏辫还想跟着冥,却被拦在了电梯间前。冥有些烦躁,塔里的老东西们大都是克瑞党,对他这个“前任首席的弟弟”很不待见,甚至有流言说冥为了上任谋杀了克瑞,派过来的助理脏辫名义上是帮他熟悉首席向导的工作,实际作用不过是监视冥。

克瑞党们的言论过于荒谬,冥也没预料到,平常行事乖张的克瑞倒是很会笼络人心,留下不少挡路狗。冥刚上任两周,按理说该先稳定根基再做打算,但是龙骨的状态越来越差,冥也顾不得其他。

“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冥睨了脏辫一眼,“我不关心你为谁卖命,但是手也别伸地太长,

最新小说: 宇智波鼬中心短篇h 蚕食 [总攻]恶毒炮灰,爆火虫族 和糙汉萧逸的性福生活 【HP同人】霍格沃茨轶事 穿成末世文配角 邪神也拒绝不了女仆装【无限流】 鬼攻(高h) 【总攻】塔尔塔洛斯战纪 扮演胆小却作死的小美人[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