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校园小说 > 每个世界都会被催眠洗脑的我2 > 1古堡s情逃生游戏【彩蛋:当众被检验是否是处女指J到】

1古堡s情逃生游戏【彩蛋:当众被检验是否是处女指J到】(1 / 13)

“嗨,xun~”

正在认真听课的青年被身旁的同桌用笔戳了戳肩膀。

“奥斯汀的生日派对,你有收到邀请吗?”

因为对自己这个朋友兼室友开朗又调皮的性格早就习以为常,所以旬晏就算被打扰了也不生气,只是的好脾气的侧过头看着对方。

他无奈的弯起嘴角,亚洲人清隽秀美的面庞在略长的黑发下遮掩着带着几分神秘的温柔。

这种模糊了性别的美丽,混杂着让人意乱情迷的异域风情,可以说是驱使着这所学校里不知道多少人情不自禁的忘我追赶。

哪怕这位东方美人是已经被那个奥斯汀声明标记了的“猎物”。

“他应该给整个宿舍的人都发了邀请吧。”白皙纤细的手指轻柔的插进黑发间,青年心不在焉的玩弄着自己丝滑的长发。“毕竟大家都是朋友。”

旬晏此时的心情非常复杂。

原因也很简单,就是那个“奥斯汀”的生日派对。

这位长相柔美秀气的青年,身上有种经不得风吹雨打的气质。

不过,这也很正常,任哪个人从小到大被全家上下一齐当做宝贝珠子小心翼翼的养大,自然也会有这种娇养出来的大少爷气质。

毫不客气的说,出身华夏江南书香世家的旬晏,就是这样被千宠万宠养大的“贾宝玉”。

如果不是本人性格比较固执自我,他如今可不能坐在这大洋彼岸的高等学府研究宇宙的奥秘,而是早早的和那些个表哥们一样,被家里安排着娶了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抱上了娃娃。

和柔婉的外表、温和的性格截然相反,旬晏有一种改变不了的偏执。他喜欢花、月、古筝、围棋,但是对流体运动、声、光、潮汐、彗星乃至整个宇宙更是毫无抵抗力。

所以,哪怕家里人担心的不得了,他也要顽固的坚持,最后只身一人来到普林斯顿,只为了追求他心目中至高无上的物理。

在他心里,自己不怕种族歧视,也不缺生活的经验,性格也算是平和中正、不争不抢,怎么也不可能在这异国他乡惹了什么天大的麻烦来。

然而,大少爷这天真的想法,在研究生入学的,手心被棱角磨得通红却恍然未觉,不破昂低着头推理着犯罪者的心理,最后在玻璃窗上发现了自己一直忽略的事实——

现在是七月份,夏天。但是,阿列克谢作为不耐热的俄国人却依然穿着冬装!

包括自己身上这件厚实的披风!

言语中充斥着对人类根劣性的嘲讽与不屑的犯罪者,对温度不敏感到分辨不清季节的程度。

“早些遇到你就好了”的感慨,自称要自己产下“罪恶”的子嗣,在“神”的见证下,从这里“离开”……

“……现在对噩梦的人类身份打上一个问号,并且,这应该是他不久前才发生的变化。”

东正教认为未经历贫穷、痛苦等苦难的人是“罪恶”,而在那个男人眼中“苦难的罪恶”是只有死亡才能解脱的……无法救赎自己的他,也就是说……无法死亡!?!

没错,那家伙……肾都被匕首捅穿了都还可以照常做活塞运动……

再加上感知异常,身体变异,空间错乱,时间崩坏……那个家伙,恐怕精神状况不是很好,明明没有“神”的现实和自己身体受到“神罚”或是“神赐”的矛盾。啊,正因为这样才会说在“神”的见证下……?

不对,和阿琳娜的那首诗对比……“我会和神,一起前往美丽的地狱。”!阿列克谢口中的神,是有着指代的具体事物!

一个神经状态不妙处在矛盾纠结中甚至不惜伤害自己身体的人,会突然改变自己往日的作案风格……

不“离开”这里的下场,就是去地狱吗……

混乱的思绪整理成一个清晰的结论,比起去玩注定会吃亏的推理游戏,不破昂选择直接掀掉棋盘。他拽掉披风上的金属徽章,声音低沉而不快:“那家伙……准备拉着整个地铁的人陪他一起玩自杀游戏。”

“脑袋本来就不好使,还遇上了科学和神学都解释不太清楚的灵异事件,果然钻了牛角尖走不出来,结果还神神叨叨的想拉着别人陪葬去证明……什么噩梦阿列克谢,不过是个没了神明依靠就自欺欺人的胆小鬼罢了!”

不破昂冷着脸,对警察说道:“想办法叫人把地铁的工作人员换掉,那些人大概都被噩梦用奇怪的方法控制了。按照那家伙矫情的性格,危险源不可能是爆炸物什么那种简单的东西……”

“是,不破先生!”对面的警察一直充满信任的倾听着不破昂的分析,在现在更是直接干脆的答应下来:“地铁运行到下一站的时候,我们会直接派人接替现有的工作人员……”

就算是奇怪的灵异事件,我们的启明星也可以利落的解决掉!联络器对面的警察心中这样想到。

他们这样信任着不破昂。

而不败的侦探从来也没有辜负过信任他的人。

烈阳般灼热的坚定信念,锐利似利刃的处事手段,永恒的“胜者”这次也一样践行着自己的承诺,保护着身后的人。

如果,没被耍赖的怪物制止的话。

“真是……惊喜过头了……”无奈的合上书,银色长发的男人垂下眼,伸出手臂环住身侧少年的身躯,任由自己披散的长发落在对方的脸颊。“虽然知道你是很厉害的孩子,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厉害啊。”

朦胧的薄雾无边无际的蔓延,霜雪的气息呼啸着纠缠,寂静的世界再度降临。

“你知道吗。”对于身旁突然多出来的男人,不破昂只是淡淡的说:“在对手马上要胜利之前,害怕失败而匆忙跑出来打断的人,是最低级的玩家。”

少年俊朗的面容上,一双神采奕奕的黑瞳好似燃着火焰般明亮。

就算知道对方想要杀掉自己是轻而易举事情,但是不破昂还是毫无胆怯。

“不是说,游戏的胜利是找到危险源或者抓住你吗?”他说:“我应该都做到了吧。”

“嗯……严格来说的话,是这样没错。”

忧郁的眉眼被抚平,阿列克斯温和放松的笑了笑,整人个透着一股典雅的浪漫气质:“小昂虽然不知道自己被催眠的事实,但是却发现了那些人已经被我控制了呢。”

“……果然是神神叨叨的东西。”“自动”忽略了前半句话,不破昂只听到了阿列克谢承认工作人员被控制的事实,他有些无语的拨开眼前恼人的长发,瞪着一直往自己身上蹭的男人:“那你现在是要恼羞成怒的杀了我吗?”

“嗯……不会哦。”好像抱着一只顽皮的幼犬一样,阿列克谢抱紧不破昂,把他搂在胸前,任由少年的挣扎拨乱了自己的头发,还是笑呵呵的说:“最开始其实是想让你和我一起离开这的,但是现在的话……嗯,自杀的想法也被打消了呢。”

“按道理我应该快点逃跑才对……不过,果然,还是玩游戏吧?推理是小昂的最擅长的……所以这次玩我擅长的游戏。”阿列克谢优雅悦耳的声线惑人的围绕在耳边,带着一股不可言说的攻击性,深入不破昂的大脑深处。

“我被叫做噩梦,也是有原因的呢……”

可恶——谁要和你玩游戏啊!——

垃圾杀人犯要么反抗要么束手就擒!总之一听就是要走到色情层面的情趣游戏他才没有兴趣……

大脑里的一切好像都被橡皮擦消除,再次睁开眼睛,不破昂看见的是记忆里的场景。

宽阔敞亮的道场,古典大气的装潢。

最新小说: 宇智波鼬中心短篇h 蚕食 [总攻]恶毒炮灰,爆火虫族 和糙汉萧逸的性福生活 【HP同人】霍格沃茨轶事 穿成末世文配角 邪神也拒绝不了女仆装【无限流】 鬼攻(高h) 【总攻】塔尔塔洛斯战纪 扮演胆小却作死的小美人[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