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校园小说 > 身边人 > 10 明江

10 明江(1 / 2)

章珏意识到,关明江没准是一大早来检查现场的,不过也正是因为他,很快便叫来了人帮忙,将章珏从楼上带了下来。

离开的时候,章珏特意去一楼转了一圈,发现昨日的遍地血迹此刻在阳光下无影无踪。

只有他指缝内干涸的红色提醒着他。

“哎呀,章经理,你什么时候跑到这楼上来的,还好没有掉下去,不然实在是太危险了。”

章珏经历了一晚上的波折,属实是有些精疲力尽。

他强撑着眼皮挤入塌方周围,“我就来看看,马上就走。”

“章经理,这里危险,你往后面一点,现在这附近的土都松得很,挖起来又塌了就麻烦。这里有我们在,你放心。”

负责维持现场的小工担心章珏的安危,很是好心地提醒。

其实他也不是在督查工人们的干活,只是有一件事情一定要亲眼看见才能放下心。

他眼神紧张地看着碎石钢筋被挖掘机一铲一铲地倒在地面,渣土随着铲斗的倾倒在他的面前堆成了一个小山坡。

章珏目光掠过,快速在这些碎石之间来回扫视。

始终不见任何‘陈工’的尸首,被挖掘出来。

他适才放松,看来那不过是被野鬼假扮的陈工,有些失笑,他怎么会认为陈工会死在这里呢?

没准昨天就只有他一人撞鬼,陈工昨天见不着他人,就独自回去了呢。

章珏打了一个哈欠,既然无事想着回去补个觉。

却发现关明江站在不远处,在他身边的还有罗村长,两人正说些什么,言辞之间面色凝重,很是严肃。

他想着关明江都来了,怎么也是他的领导,都在场了也不好不过去露个面。

“关总、罗村长。”章珏向两人喊了一声早,准备离开,听到远处忽然一阵喧闹。

两辆警车穿过大门,停在了教学楼前,车上下来一群民警,其中一位年龄稍长的警官看了一番后,越过人群朝着章珏他们的位置走来。

站定后,男子介绍他姓徐,问道:“你们中间,是谁报的案?”

关明江:“是我。”

徐警官:“那你在前面走,带我们过去。”

章珏心里慌得很,他觉得现在的情况十分不对劲:“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有警察过来?”

徐警官注意到章珏也跟了上来,问关明江:“他也是目击者?”

“不,是我珏一脸紧张的看向关明江。

徐警官用笔敲了下他用来记录本子,想了下,看向关明江,“可以,反正后面也有事情要问他。”

关明江点头示意章珏跟上。

众人绕过人群,来到学校的东南角,那里正是让章珏后怕的地方。

只不过意外的是,本该是厕所的位置,一如教学楼一般现也地面塌陷,落入巨大的黑洞之中。

粪便的熏臭气息冲天,章珏捂住鼻子凑过去,不忍地看到了下面的景象。

只见陈工双目瞪圆地躺在地洞之中,他的双手双脚扭曲折断,手掌用力掐着泥土,似是临死前还在不断挣扎想要挣脱。

如果只是三四米的高度,底下不过是柔软潮湿的泥土,并不会致其摔死。

真正的致命伤是被门板的边撞击至咽喉,头颈断裂被鲜血呛如喉管窒息而亡。

徐警官瞥了一眼,便知道这人已经死得透透的,他问罗村长:“通知他的家人了没?”

罗村长点头:“一发现就打电话了,陈家人住在镇子上,现在这个点,估计再过会儿就到了。”

洞穴有些深,不得不让人下去动用吊机才将尸体搬运上来。

蛆虫、粪便、尿液遍布在尸体的身上,验尸的警官即便带着口罩和防护衣,已无法阻挡着逼人的浓厚气息。

待到陈家人赶到,哭嚎声顿起。与陈家人同行的,还有刘昊的父亲,刘支书。

陈工的妻子刘月兰是刘支书的堂妹,他们不住在一个村,当初两人的关系也是刘支书介绍的。

刘月兰看到裹尸袋内丈夫惨死的模样,几度受不住地晕厥过去,被家人掐醒。

她抓着徐警官的手发出凄冽的哭喊:“警官求求你,我求求你查清楚我老公怎么死的,他好好一个人,才出来没几天怎么就没了呢……”

徐警官见多了诸如此类的哭诉,工作多年早已练得铁石心肠,他与验尸的同事交换着眼神,顿时了然。

刘月兰瘫坐在地,捶着胸口嚎啕大哭:“哥,陈磊走了,这让我可怎么办!娃儿还在上学,日子以后还怎么过下去啊!”

刘支书一口一口抽着烟陪在刘月兰的身边,任由她将泪水和哀嚎留在他的怀里。

徐警官对于现在的情况大致已经摸清,昨夜的地震牵扯到了土质疏松塌陷,教学楼和其他建筑物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

成晶集团或许在这里有部分责任,但至多也就是监管不当,无法保障施工方的安全。

他在询问附近人员时,对于章珏的回答有很多困惑,他是在前天夜里与陈磊喝过酒,之后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

作为最后一个与陈磊接触的人,如果现场探明有谋杀嫌疑,那么他将是头号的嫌疑人。

可是,章珏又为什么要对陈磊下手,他的动机是什么?能够从中获得什么利益?

徐警官将目光投向本子上他的笔记,“教学楼”、“塌方”、“章珏”,这三个词联系在一起,更是让现场的一切都扑朔迷离。

对于章珏为什么会出现在教学楼二楼,关明江的理由只是责任人需要了解项目进度提前勘察现场。

一切解释合乎情理,又诡谲难猜。

徐警官合上笔记本,只能待技术人员分析结果后,才能知晓案情的具体走向了。

他对章珏和关明江说:“我们会尽快查明真相,过几天还需要你们配合去警局完成笔录。”

关明江:“能提前告诉我们时间嘛?过几天我们就要准备离开这里了。”

徐警官皱眉看向关明江,之前并没有从他口中听过要走的事情,难不成陈磊的死亡真的有什么问题?

不仅是徐警官,章珏也有些意外地张大嘴。

要走?什么时候?

徐警官:“很快,这周内,我们会再通知你们,希望这段时间你们尽量留在村里——罗村长!”

“唉!”罗村长又身边的人叮嘱几句,应声走来,“徐警官,有什么事你说。”

“这几日你好生招待关总和章经理,后续有情况我会电话通知你带他们来警局。”徐警官不放心地提醒。

徐警官还想再说两句,就瞥了下刚才同罗村长说话的中年人,正在裹尸袋的周围转着圈,还蹲下身凑近想要用手去摸尸体。

他忙替身呵道:“那人!不能随意靠近尸体知不知道,万一破坏了证据怎么办!”

“老赵,快走快走。”罗村长赶紧给中年人使眼色,他向徐警官腆着笑说,“那是村里来帮忙的,没破坏,我离得近看得真真的。大家和陈磊都认识二十多年了,难免心里难受。”

徐警官:“行,那今天就这样,我们就先回去了,等我的通知。”

罗村长:“好的。”

待到警察和村里人离开后,只剩下章珏与关明江二人,他忍不住问出口:“关总,我们要回去了嘛?那学校怎么办?我们的项目明明刚开始……”

“陈磊死在工地,就算他与我们的工程无关,也要待监督管理部门来调

最新小说: [陆小凤同人] 用生命在卖痴 [咒回同人] 伏黑家溺爱日常 [综漫] 天与暴君是神女 [咒回同人] 在高专讨饭的日子 [海贼王] 草帽航海团的财务总监 [综漫] 伟大航路恋爱中 婚后逐橙 穿成恶毒女配,她把将军撩红了脸 [HP同人] 七叶树下的爱情 有魔